抛光轮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抛光轮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VC孵小鸡而不是摘桃子

发布时间:2020-03-10 11:27:16 阅读: 来源:抛光轮厂家

中介交易 SEO诊断淘宝客 站长团购 云主机 技术大厅

十年,不过弹指一挥间。但十年,也足以磨一剑。

中国的风险投资业(以下简称VC),从1998年中国也有风险投资?这样的疑问中走过了10年,如今已是世界上仅次于美国的VC大国。根据科技部提供的数据,目前中国境内有360家VC投资机构,具有超过660亿元的投资规模。

这还仅仅式一个开始,也不会是一个顿号。

随着相干的政策的放开,创业板的推出,资本市场多层次的建设,和中国经济的利好发展势头,可以预感的将来是,中国的风险投资行业,将进入快速发展阶段。

下一个十年,将是风险投资的黄金十年,仍然有挑战,也仍然会有磨躏,也会有起落,但三味真火以后,炼出的才是真金。

为此,站在这个承前启后的历史节点上,我们将陆续推出风投十年系列报道,记录、见证、反思和展望中国风投业的原生态。

1998年,成思危代表民建中央向政协提交的《关于加快我国风险投资事业的提案》,被列为当年两会的一号提案。全国政协副主席、民建中央第一副主席张榕明评价:这个提案把VC投资从原来的星星之火催生成为如今的一项事业,而时任民建中央主席的成思危也被业界称为中国风险投资之父。

时间走过10年,最初成思危提出的VC在中国发展要采取三步走的战略。依照目前来看,当初预计10年完成这个大三步走的战略,目前也能基本实现了。2月29日下午,在回顾当年的一号提案时,欣慰地对本报记者表示。在探索和尝试了近10年后,中国的创业板终究有望在今年内推出。

一直以来,成思危都评价自己是一个审慎的乐观主义者,整体上是乐观的,但是行动上则要非常谨慎。VC投资目前在中国的急剧发展、PE(Private Equity,私募股权投资)基金的推出、创业板的设立、股指期货的开始,既给我们带来了机遇,也给我们带来了挑战。成思危指出,比如中国VC投资现在的主流思想是摘快熟的桃子,而不愿意把鸡蛋孵成小鸡。

创业板时机恰当

《21世纪》:1998年您代表民建中央提交的《关于尽快发展我国风险投资事业》的提案,被认为将风险投资的理念撒遍了神州大地。现在回想,您是不是有料想到当年的这份提案会有如此巨大的影响?毕竟站在当时的时间点上,风险投资实际上在中国已发展了15年。促使这份提案发挥这么大作用的内外部因素是什么?

成思危:有些事情条件不成熟的情况下去做,就会事倍功半。1998年的提案之所以会有那末大的反响,从目前来看也得到了很多的认可,很大程度上是和条件成熟有关。

其实,自1985年起中国就有VC投资的实践,但在1998年之前一直发展缓慢。这其中很大的缘由就是条件不成熟。直至1997年,国内还有许多人乃至认为VC投资是教唆人非法融资,而从实际操作层面,大部分人也是把VC投资当作常规投资手段的一种,是对回报率有要求的。

1998年前后,内外环境都产生了重要变化。内部而言,当时国内科技界和大学里有大量科技成果需要转化,全国一年有3万多项科技成果,却唯一20%转化成产品,建厂生产的不足5%。中国要建设创新型国家,这将是一个巨大的障碍。在外部,美国新经济快速发展的情况下,海外VC机构也有一部分正在寻觅进入中国做投资的机会。加上1997年,在当时科技部副部长邓楠的主持下,国内首次对国外创业投资发展问题做了一个系统性的研究,确切地给出了风险(创业)投资的概念,提出了我国风险投资体系的发展战略规划。

《21世纪》:每一项新理念的提出都不可能是顺风顺水的。当时社会上就没有对中国是不是要发展VC投资有所质疑?

成思危:事实上,当时社会上对此有很大的争辩,分歧主要体现在VC投资的特点和重点两方面。

现在很多人都明白了,VC投资是有风险的,是长时间的,是组合式的、专业化的投资。但在当时很多人乃至连VC投资的风险与回报是对称的这一点都不赞成;更有人不能接受VC投资3-7年的投资回报周期;也没法理解VC投资作为权益类投资,寻求的不是短时间效益而是长时间效益这一点;更不能理解VC投资需要用自己专业知识帮助创新型企业到达成功。

其次则是对投资重点也有异议。VC投资的重点应该是在投资科技创新型企业上,这是中国创造自己的创新能力、创建创新型国家所必须的。在美国也一样,他们的VC投资主要还是集中在IT、医药健康和绿色技术的投资上。

《21世纪》:当年您提出中国风险投资发展三步走的战略。当时为何提出这样的战略呢?从目前看,您当初的假想是不是如期变成了现实?

成思危:1998年我就提出中国VC发展要走分三步走,第一步建立风险投资公司,为海内外投资者评估并推荐风险投资项目,并受投资者的拜托对项目进行管理;第二步成立风险投资基金;第三步则是建立包括创业板在内的多层次资本市场,为VC投资提供前途。

当初假想,用3到5年走完第二步,用5到10年走完第三步。之前我有过一个说法,认为当初的预期过于乐观了,谁也没有料想到美国的互联网泡沫会幻灭,因此带动全球的VC投资都走入了严冬。虽然这对中国的影响不是那末大,但从2001年到2005年,VC投资在中国也相应地进入了调剂期。但目前看来,这个预期也能如期实现了。

当时提出这样一个大三步走的战略,是由于我认为,中国的VC发展应当按部就班,当时也有很多人不理解。1999年很多人都呼吁要首创业板,我就不同意,那个时候首创业板,风险太大了。那等因而把VC应当承当的风险转嫁给广大的投资者。因此我在当时曾给国务院写过一个报告,提出2板市场的设立也应当按部就班,走小三步:先设立一个供高科技企业上市的板块,主体遵守主板的上市条件,然后逐渐扩大范围,在此基础上再成立独立的创业板。

VC要孵小鸡而不是摘桃子

《21世纪》:在上一个问题的基础上,为下一个阶段增进VC在中国的健康发展,在完善已有的政策、法规基础上,您认为还需要做哪些工作?

成思危:VC的发展是一个系统性的工程,推动其发展需要完善和改良多方面的环境。

此前,包括《证券法》、《公司法》、《企业所得税法》等法律的修改都极大程度上推动了这个行业的发展。民建中央和我一直在努力的一个目标就是要推动专门的《风险投资增进法》的制定,现在对VC投资的优惠还分散在各个法律中,如果能整合起来必将会发挥更重要的作用。

其次要创造好的文化氛围。为何在美国的硅谷、128公路会成为美国创新的中心呢?很大程度上就是那里有好的文化氛围。VC投资在这些地方成功很平常,失败也很普遍,人们也认为这类成功或失败对VC投资而言也是正常事。但在中国很多人还不能容忍VC投资失败,这是个需要改变的思想。比如在集中了中国80%以上VC投资的北京、深圳、上海,是不是能提倡这样一种文化?

还有需要建立一个支持体系。民建中央除在参政议政的层面呼吁推动VC在中国的发展外,这些年一直都在举行风险投资论坛,作为中国VC宣扬和沟通的平台,同时还成立了风险投资研究院,出版风险投资年鉴和风险投资杂志,并且联合中国人民大学设立了风险投资的硕士、博士点。目前我认为没有做踏实的,就是这个行业还缺一个全国性的行业协会。

我一直都说中国VC领域的重要问题是人材问题。中国是不是能改变环境,吸引有魄力、真正有创新能力的科技人员到国内展开相干业务,这仍是个问题。

《21世纪》:站在2008年的时间点上,对中国VC投资的发展,虽然中国的VC投资发展速度非常快,是不是也存在让您耽忧的地方?

成思危:VC投资是一个组合型的投资创新工具,在中国发展的时间还很短,自然也就意味着肯定存在问题。

首先,虽然中国的VC投资已是第二位了,但从具体的数据可以看出,其中外资VC投资的增长速度远远超过中资VC的增长。2001年,外资在中国整体VC投资中所占的比重大概是在15%左右,而到今天这1比例已超过了30%。在活跃的VC机构中,外资所占的比重恐怕更高。我一直呼吁要发展本地的VC投资气力。

其次,很多VC机构的人说,树上的桃子,要摘那些快熟的桃子而不是青的桃子。但这是从金融、从回报的层面上说的。从私募股权投资的本质意义上来讲,VC的作用就是要找到鸡蛋把它们孵成小鸡,而PE的功用则是把小鸡孵化成大鸡。如果大家都不去孵化小鸡,又哪里来的大鸡?

比如,去年有很多VC机构都在弄连锁型的经济酒店,由于看中了奥运会的机会。从回报上来讲,这肯定是一个好的商业机会,我的意思也不是说不能弄,但这和推动中国成为创新型国家还是有一定差距的。VC投资应当服从国家目标,支持创新型的企业进行创业。虽然每家私募股权机构都有自己的投资策略、投资组合,后端肯定都会放一点,但仍要将注意力放在前期的高风险项目上。

中商全联(江陵)售电有限公司

中煤航测遥感集团有限公司

中房集团淮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

相关阅读